澳门新葡新京-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

图片 16
而是要先修忏悔法门,肚子可能很容易就饿了

首发丨腾讯佛学,即杀我父母

annoyance

tercher

大乘以不杀戒为首,淫戒次之。小乘以淫戒在先,杀戒居次,厌离生死,必须断淫欲故。菩萨利生为事业,宏法是家务,慈悲为本,方便为门,普度九法界众生,皆成佛界,开显有情的自性,本来平等,由是杀一条性命,就是杀未来诸佛,过去父母;梵网经说:“一切男子是我父,一切女人是我母,我生生无不从此受生,故六道众生,皆是我父母,尔杀尔食者,即杀我父母,亦杀我故身!”这里所讲“男女”通指六道皆有男女故。心地观经中有报众生恩,指近说飞禽走兽,羽毛麟甲,就远说六趣四生,此等众生,从无始来互为父母兄弟姐妹夫妻儿女,但今妀头换面,睹面不识!由是不但不知报恩,并且互为杀害,背恩亡义,真可怜悯!

烦恼

老师 · 好

如莲池大师戒杀放生文说:“生养不得杀生,死亡不得杀生,结婚不得杀生,祝寿不得杀生,宴客不得杀生,祭鬼神不得杀生!”详看放生文可知了。地藏经说:“若遇杀生者,说宿殃短命报!”三世因果经说:“今生长寿为何因?前世戒杀放生人”所以不杀生的功德,就能感无病长寿和众生有缘,及世界和平等报,下再引诸经论作证:

文丨寂灭

文丨续祥法师

罪福报应经说:为人长寿无有疾病,身体强壮,从持戒中来。喜杀生者,后生水上浮游也,朝生暮死。

首发丨腾讯佛学

首发丨腾讯佛学

正法念经说:若先世有杀生业,寿命短促,疾速命终。

生活中很多人追求快乐,希望自己是一个快乐的人。但我们发现,快乐并不长久,它不是永远存在的。

同学拉我去看于谦老师跨界主演的电影《老师好》,说实话当我听说导演上一部作品豆瓣两点九分时,是怀着忐忑的心情坐到座位上的。

毗娑沙论说:若人持不杀戒,于未来世决定不逢刀兵灾劫。

其实,不仅仅在追求快乐的过程中会有烦恼,而且在快乐消失后,会有更多烦恼。最为主要的是:在享受快乐的过程中,烦恼并没有止息。

观影三分钟后,我心里的石头才算落了地:“这应该是一部好电影。”

楞伽经说:诸恶罗刹,闻佛说法,悉舍恶心,止不食肉,递相劝发菩提之心,护众生命,过护自身。

佛教认为,人有多种苦,其中一苦,名为“坏苦”,这是一种乐境变坏之苦。快乐忽然消失了,人会感觉到苦。

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曾说:“教育是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,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。”

大庄严论说:有数比丘旷野中行,为贼所掠,剥脱衣服,触恐比丘告人追捕,欲尽杀之,中有一人语曰:比丘之法不伤生草,还以生草缚其手足而去。比丘等恐犯禁戒,不断草缚,相与伏处,待人解救!至于次日,国王出猎,见而问之,得其实情,国王为所感动,解其草系!说偈赞之,并延比丘至国,从受皈戒。

《阿毘达磨集异门足论》在解释“坏苦”时说:“可意朋友、可意眷属、可意境界,若变坏时、若遭毁谤污蔑等时,发生愁叹忧苦悲恼,彼于尔时由坏苦故苦。”

这部电影的故事讲的则是一朵云推动一片云,一个灵魂唤醒一群灵魂。我没上过几天学,更不记得自己小学的老师长啥样,从小到大都是师父陪着我,看完电影,我想起了我的师父。

苏摩王经说:释迦往昔曾做大力毒龙,力能返国移山,一日受斋戒,静卧山上,被人剥其皮,赤肉在地,又被诸虫唼食,自知持戒,后果晒死!

所爱之人,所爱之物,所爱之境,无常变化,忽然变坏,引起忧愁悲恼等苦感,便是坏苦。

社会上推动孩子进步的是老师,佛门中唤醒迷徒觉悟的是师父。

大庄严论:一比丘抵卖珠家乞食,恰巧一粒真珠落地,被鹅所吞,珠师以为比丘盗去!逼打鲜血淋流,鹅来吃血,无意打死!比丘才说珠被鹅吞腹中,剖之果在,珠师向比丘自责坦白!并证其戒德。

类似的体会,几乎人人有之。

老师与师父的不同之处在于老师和学生是“契约关系”,而师父和徒弟大多数则是“人身依附关系”。

节录自虚云老和尚《佛教律学入门》

我印象中,大学毕业那年的夏天,同学们纷纷离校,室友们一一告别。

师父这个词不仅限于佛门,但无论僧俗,师父承担的责任都要比老师多,
教授的东西也比老师多。

我是最后一个离开,盯着空荡荡的桌子,看着凌乱不堪的地板,回想起和室友之间的欢笑打闹,觉得四年的光阴一晃而过,再也不会有这么一天了,忽然悲从心来。

从古至今无论是贩夫走卒还是文人雅士,其最拿手的本事基本都是师父给的,相应的是师父对于徒弟的支配权也更大,徒弟对师父尽的义务也更多。

距今数十年,至少有多一半室友至今未再见。那时的心情,真切体会到了什么是“坏苦”。

韩愈说:师者,传道受业解惑也。对于老师来说,做好这几条已经绰绰有余,但对于师父而言,这几条还远远不够。

娑婆世界的人,人人都是欣乐厌苦的。不论是乐,还是苦,都有人去执着。

电影路演时,有人问于谦老师:“你在生活中是师父,电影里又饰演了老师,请问这二者有什么不一样吗?”

阿姜查曾经说:“当心执着痛苦时,就像被蛇咬一般。当心执着快乐之事时,它只是捉住蛇的尾巴,过了不久,蛇头便会转过来咬你。”

于谦想了想回答道:“师父是一辈子的事情,我想区别就在这里吧。”

可见,不论痛苦还是快乐,都是缘起法,都是暂时的,会转瞬即逝。此苦或此乐消失后,会有另一苦或乐再次缘起,相续不断。

讲一个古人拜师的故事。

其实,欣乐,或者厌苦,这都不是心的本质。真正的心,应该是对“苦乐中道”的实践。

汉灵帝时期,太原名士郭泰博学多才,为人正直,被推举在太学任教,深受太学学生爱戴。

释迦牟尼佛成道时,曾给五比丘讲过“苦乐中道”,在《中阿含经》中,佛说:“当知有二边行,诸为道者所不当学:一曰着欲乐下贱业,凡人所行;二曰自烦自苦,非贤圣求法,无义相应。五比丘!舍此二边,有取中道,成明成智,成就于定,而得自在,趣智趣觉,趣于涅槃。”

当时太学里有一位神童魏昭,11岁就入太学学习,他拜访郭泰,表示愿意向他求学,说:“尝闻‘经师易遇,人师难遭’。愿在左右,供给洒扫。”

这是说,不要去执着欲乐,也不要自烦自苦,而应该舍此二边,直取中道,“有中道能得心住”,这样就能定下来,就有智慧,就能自在。

这个故事被司马光记录在了《资治通鉴》中。

我们不喜欢痛苦,但追求的也不是快乐。我们更希望在“苦乐中道”中感受到内心的平静。内心的平静才是心的如实的状态。

南宋史学家胡三省注释这句“经师易遇,人师难遭”时说:“经师,谓专门名家,教授有师法者;人师,谓谨身修行,足以范俗者。”

阿姜查说:“我们所追求的不是快乐的生活,而是内心的平静。平静是在内心,你可以在繁忙和痛苦中寻求内心的平静。”

“经师”是“授业解惑”的知识传授,“人师”则不然,除了“言传”,更有“身教”,不仅授业解惑,更要以身作则。

内心的平静,只能自己去寻找,我们无法将内心的平静建立于他人或外境之上。原因很简单,他人或外境都是无常的,随时会变化,如同我们这颗忽上忽下的心一样。

这位备受推崇的郭泰和苗老师有很多相像之处:

所以,我们要时刻观照自己的念头,觉察自己的念头,知道自己当下正在想什么,正在做什么。

苗老师不肯巴结领导,郭泰则拒不出仕。

这样,我们会保持一种清醒,保持一种觉知,最终令自己的心平静。

苗老师不肯拿走那串带着“施舍”意味的钥匙,郭泰一样不肯为五斗米摧眉折腰。

本文为腾讯佛学独家原创稿件,转载请务必联系授权。

苗老师不肯放弃地痞洛小乙,不避危险拉他悬崖勒马,郭泰则更胜一筹,对于萍水相逢的学生也能做到如此。

关注腾讯佛学 长享智慧清流

当时的郡学有位名叫左原的学生因犯法被劝退,郭泰遇到他后设酒肴款待他,好言劝慰他:颜回尚不能无过,况其余乎!左原后来终于责躬自省,痛改前非。

事后有人讥笑郭泰与恶人交往。郭泰听后感叹道:“对于犯错误的人理应热情帮助,劝其从善,若如果对其疏远甚至忌很,那就无异于促进恶。”

郭泰去世时后送行的多达万人,让人不得不感慨世人对他的推崇。

像电影中乔衫饰演的另一位老师,也许他有着水平线上的业务能力,可以当得起“经师”的称呼,但卑劣的行为决定了他无法像苗老师成为一个能润泽学生心田的“人师”。

合格的经师本就难寻,遇上了则可保学业精进;人师更加难求,遇上了可能成为龙凤栋梁。

虽然稀少,但像郭泰和苗老师这样的人师,一个人就唤醒了多少迷惘,哺育了多少自信,点燃了多少青春,摧发了多少征帆?

三寸舌,三寸笔,三尺讲台、三千桃李;

十载风,十载雨,十年树木、十万栋梁。

这样一看,这种稀少就更值得我们珍惜了。

经师和人师的不同也可以看作是老师与师父的不同。

就和世间人学手艺一样,学佛也要拜师,但教育的方法却截然不同。

成佛不同于成才,不必量化灌输也无法量化灌输,觉悟不用记背,更无法解说,而妙用常露现前,山河大地,翠竹黄花,无一镌刻真理,却无一不是真理。

因缘凑泊,落瓦敲竹皆可开悟,因此佛门的教育讲究一个“活泼泼地”,不拘泥与形式和方法。“如珠之走盘”,像一颗珠子在盘里滚,虽没有固定的轨迹,却周流无所不到。

这个道理其实不仅适用于学佛,世间学问想要获得“真味”,也不能拘泥于框架。

同样是讲文学,苗老师为了矿山的孩子们能考上大学,要他们去背繁琐的语法,可徐志摩这种大文人在大学讲文学时,干脆直接把学生带出室外,到青草坡上杂乱躺坐,听着小桥流水,望着群莺乱飞,随他遨游诗国。

灌输的效果,和浸润的力量,你相信哪个?

这种浸润的力量和尼采对于自然之美的解读如出一辙:

“它并非一下子把人吸引住,不作暴烈的醉人的进攻,相反,它是那种渐渐渗透的美,人几乎不知不觉把它带走,一度在梦中与它重逢,可是在它悄悄久留我们心中之后,它就完全占有了我们,使人们的眼睛饱含泪水,使我们的心灵充满憧憬。”

——《人性的,太人性的》

当然,这只是兴之所至的发挥,不能当作常规的方法,禅宗的所有公案也一样,都只是此时此地此人的对机之谈,离开了此时此地此人,可能就是废话一堆,因此拜师的必要就更为凸显。

非要有一个“过来人”耳提面命时时提斯,方不至于浪费生活中每一个“得道因缘”,师父传递给弟子们的除了知识经验,还有每时每刻接触带来的“熏习”,后者正是获得觉悟的最佳渠道。

因此在佛教徒才会把随之修学的师父成为“依止师”,正如《中庸》所说:“知止而后能定。”依于有德之师,我们的心就不会再如同浮萍一样在业浪识海的裹挟下随波逐流,六神无主,方能立定脚跟,迥出沉沦。

师生与师徒之间的所有记忆都是美好的吗?

当然不是。

越关心你的师父和老师,越会折腾你,约束你,唠叨你,提撕你,而当我们明白他们老婆心切时,却往往已经没有机会当面感谢了。

为人师者贪心掏肺,可你我却觉得腥臭难忍,甚至恶言相向,但他们却依然义无反顾,这是因为他们相信,我们终将能明白他们的良苦用心,就像苗老师明白当年自己老师的良苦用心一样。

《大话西游》里玄奘法师对至尊宝说:“等你什么时候明白舍生取义了,我相信你会回来跟我唱同一首歌的……”

总有一天我们会长明白那些我们不曾理解苦口婆心,悉心教导……

学生的知识、经验、对世界最初的认识多半都来自老师,而老师的意义感、荣誉感、成就感则全都来自于学生。

就像苗老师说的那样,我不是在最好的时光遇到了你们,遇见了你们我才有了最好的时光。这种双向的交互磨合出了
彼此的人生之中最难以抹去的印记。

等你羽翼丰满可以独自面对修道路上的艰难时,“师”这个角色就会从你的生活中逐渐退场,就像龙应台《目送》里一句话:“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”

这段描写亲子的话同样适用在师生与师徒。

老师如此,师父亦然,他们总有一天会放手,任你鹰击长空,鱼翔浅底,或许过若干年,师这个角色就将轮到你来扮演。

新竹高于旧竹枝,全凭老干为扶持,千百年来,佛法正是在这种师徒之间的“传帮带”下,德焰联辉,传光匪绝,灯灯相续,明终不尽。

就像日本的禅师们口耳相传的那句话:一朵花盛开,就会有数千数万朵花盛开。

这不仅是教育,更是传承。

影片结束时,一脸褶子的苗老师,拄着拐杖,在安静的书店外,远眺在店里看书的安静。

安静发现苗老师后,欢喜踊跃的推着轮椅去迎接,而苗老师则悄然转身拄着拐杖越走越远。

这个镜头没有旁白,但却令人思绪万千,我想起木心的一段话:万头攒动火树银花之处不必找我,如欲相见
,我在各种悲喜交集处,你能做的只是长途跋涉的返璞归真。

本文为腾讯佛学独家原创稿件,转载请务必联系授权。

关注腾讯佛学 长享智慧清流

相关文章

No Comments, Be The First!
近期评论
    文章归档
    功能
    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