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新葡新京-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

图片 4
要以佛号来收摄,自然就没有烦恼
图片 44
春分节气平分了昼夜、寒暑,今年的春分时间是

无有众苦,是心具足一切法

图片 1文丨圣玄法师”
style=”width:60%;margin:1rem auto”>

图片 2

图片 3

{“type”:1,”value”:”首发丨腾讯佛学

问:

网络图

当一位偶像在媒体上爆红以后,许多追星的“亲妈粉”、“女友粉”、“姐姐粉”开始追逐这些镁光灯下的少男少女,为他陶醉,为他花钱,为他刷票,为他“南征北战”……

极乐世界无有众苦但受诸乐之境界如何?

法者,即众生心,众生心与佛心本无二心,是心具足一切法,即法即心,,即心即法。如《起信论》云:“所言法者,即众生心,具足世间、出世间一切诸法。”所谓世间法者,即天、人、修罗、畜生、饿鬼、地狱,一切有情无情,依正、因果等法,又名六凡法界。出世间法者,即声闻、缘觉、菩萨、佛法是也,又名四圣法界。斯则四圣六凡,合名为十法界法也。此十法界法,不出一心之所造成,若随颠倒迷染之缘,则有六凡法界生;若随不颠倒悟净之缘,则有四圣法界生。由是观之,圣之与凡,唯心之垢净而现。六凡心垢故,则现六道善恶、罪福等相;四圣心净故,则现威德自在、光明赫奕,慈容德相。故经云:“菩萨清凉月,常游毕竟空。众生心垢净,菩提影现中。”是故苦乐由心,炎凉自我;自心作业,自身受报。唯圣与凡,但问自心可矣!

偶像一个小动作,甚至脸上的褶子都能赚足感动的眼泪,能让人怀疑自己进了“夸夸群”。不准有任何人说偶像的坏话,不然一定倾巢出动把他揪出来骂到怀疑人生,这样的事已经成为了社交网络上的常态。

答:

凡愚昏暗,未了唯心自造之旨,妄起疑惑。若遇逆境,则怨天尤人;遇顺境,则骄矜自恃。或有终身作善而得恶报,作恶而得善报,则谤无因果,哪知因果理微,如种果子,先熟先脱。假我今生虽作善业反招恶报者,皆由过去恶业熟故,今生虽善,而过去之恶业已熟,不得不先受恶报;以今生善业未熟故,不得现受善报。信此理者,必无疑惑。

饭圈,也就是追星族(fans,谐音“饭”)的圈子,越来越成为许多人眼中的“莫名其妙”和“不可理喻”的代名词。

思衣得衣,思食得食。楼阁堂舍,皆是七宝所成,不假人力,唯是化作。则翻娑婆之七苦,以成七乐。

然无始障深,久在迷途,备受辛酸,脱苦无由,当如之何!《楞严经》云:“一切众生,生死相续,皆由不知常住真心,性净明体,此想不真,故有轮转。”夫欲不受轮转者,当净诸妄想;妄想净,则轮回自息。故迷心名为众生,觉心名为诸佛,佛与众生,一迷一悟而已。

无疑,少年儿童消费水平的提高,直接促成了饭圈文化成为一股“异军突起”的潮流,但在我的印象中,许多生活中与网络上的“00后”理智而包容。当然,他们也更愿意为自己的兴趣付费。

既得往生,则莲华化生,无有生苦。纯童男相,寿等虚空,身无灾变,老病死等,名尚不闻,况有其实。追随圣众,亲侍弥陀,水鸟树林,皆演法者,随已根性,由闻而证,亲尚了不可得,何况有怨?思衣得衣,思食得食,楼阁堂舍,皆是七宝所成,不假人力,唯是化作,则翻娑婆之七苦,以成七乐。至于身则有大神通,有大威力。不离当处,便能于一念中,普于十方诸佛世界,作诸佛事,上求下化。心则有大智慧,有大辩才,于一法中,遍知诸法实相,随机说法,无有错谬。虽说世谛语言,皆契实相妙理。无五阴炽盛之苦,享身心寂灭之乐。故经云“无有众苦,但受诸乐,故名极乐”也。载自(《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》卷一第91页
与陈锡周居士书)

当知此灵明觉知之心,即天然佛性,人人本具,个个现成。凡夫虽具佛性,如矿中真金,为烦恼沙石之所包含,故大用不彰。如来历劫修行,已淘去惑业沙石,如出矿精金,其金一纯,更不重杂沙石,大用全彰,故称为出障圆明、大觉世尊。

而“饭圈文化”的拥趸们,为了作品稀少、靠贩卖“人物设定”的偶像,进行一轮又一轮的网络霸凌,实在让人不得不感叹,现在的网络暴力缘何如此严重?

本源法师弘法开示

现在我等既欲成佛,先当审观因地发心,除去烦恼根本,烦恼苦灭,佛性圆彰。若因地修行不真,则果招邪外之曲。若论修行之方,机有上中下之异,法亦有三乘人天法门不同。若为上机者,则为说大乘微妙法门;为中机者,为说出世解脱法门;为下机者,则为说解脱地狱、饿鬼、畜生三途之苦。佛虽说种种法门,无论大小乘戒,皆以三归五戒为根本,务使受持者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。依之立身齐家治国,则人道主义尽;且苦因既息,苦果自灭,解脱三途苦,生人天中。易入佛乘,则学佛主义亦尽。故三归五戒,是导世之良津,拔苦与乐之妙法。

造梦偶像的“夸夸群”

图片 4

图片 5恐怕任何一个心智正常的人都会意识到,现实是缺憾、不圆满的。这个造梦产业下的偶像,更不过是一个梦幻泡影,但为什么一进饭圈,就好像进了“夸夸群”?”
style=”width:60%;margin:1rem auto”>

未完待续

{“type”:1,”value”:”这恐怕与饭圈的自我认同有着天然的关系。进入饭圈,就成为了偶像的投资者,粉丝所做的并不一定是对现有偶像的欣赏,更是助力偶像成为更好的人。在这样的自我认同感之下,饭圈吸引了许多需要成就感与归属感的少年。

素材来源:禅修入门

这时候,理智与审慎的生活态度,就被封闭化和同质化的“造梦工厂”所倾轧,这更像是一个狂热的宗教。正如勒庞在《乌合之众》对这种“宗教情感”的分析——

编辑:漫抒题目为编者加

这种感情有着十分简单的特点,比如对想象中的某个高高在上者的崇拜,对生命赖以存在的某种力量的畏惧,盲目服从它的命令,没有能力对其信条展开讨论,传播这种信条的愿望,倾向于把不接受它们的任何人视为仇敌。

此段摘自:《禅修入门》 修学篇——佛法基础

这种感情所涉及的不管是一个看不见的神,一具木头或石头偶像,还是某个英雄或政治观念,只要它具有上述特点,它便总是有着宗教的本质。

勒庞并不知道,其实许多宗教并非是封闭而排外的。

当我决心皈依佛门的时候,正是被佛陀的自信所折服,佛说:

比丘与智者,当善观我语,

如炼截磨金,信受非唯敬。

——不论是出家的比丘,还是世间的智者,都要对佛说的话善加观察,才能信受,正如考验真金,要经过火炼、刀截、石磨,而不仅仅是凭借着对佛的信仰与恭敬而已。

居然有一个宗教的创始人会鼓励别人自己的话怀疑验证?就这份魄力,我就信他,大不了以后就算发现他说的不对,再不信了,他肯定也不会生气。

然而,在对经典的学习思惟中,我却对佛的言教,越来越心悦诚服,一条道走到了今天。可惜的是,我的心智水平还是捉襟见肘。

相比于对“实相”的追求而言,那比“夸夸群”还夸张的追星热情,真的只能唬一唬心力脆弱的孩子了。

图片 6

《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》记载,一位外道论师前来那烂陀寺挑战,写下四十条论点,可是被玄奘大师驳斥得哑口无言,心悦诚服地到了寺里,做玄奘大师的仆从,侍奉他的起居。

但玄奘大师在披读时人所写的着作时,对其中有不明白的地方,便虚心地请教这位仆从,仆从告诉他,自己曾听人讲述这部论着,达五遍之多。

玄奘大师大喜,请他为自己讲授。

可这位仆从因为自己曾论败,更顾及自己仆从的身份,一再推辞。

可玄奘大师还是虚心地请教他:“这部论着并非出自我所学的宗派,有不明白的很正常,您不必挂虑。”

这位仆从被玄奘大师对求知热情所感动,答应为他解惑,却因为担心“向仆从学法,恐怕玷污了大师的令名”,坚持要在夜晚再与玄奘大师教授论义。

这是在一千四百多年前,学风严谨的“综合性学府”里,一代人对真理的追求热忱,远远超越了对偶像的迷恋、宗派的门户之见、自我视野的封闭。

正如《大智度论》对“佛法大海”的描述——“信为能入,智为能度”——追求实相,经过审慎抉择的信心是入门钥匙,而要想真正获益,则仰赖于智慧的锤炼,不是靠自我陶醉地“夸夸”就“岁月静好”了。

当代高僧圣严长老有一句名言——“提升人品质,建设人间净土。”

人的品质包括许多的维度,正如一个人的智识,涵盖了他的视野、心胸、觉察力、意志力、行动力……

真正有魅力的智者,他所期待的追随者,一定不是自己的“粉丝”和“尬吹”,而是能够提升自身品质的建设者。

党同伐异的“乌合之众”

图片 7据学者研究,粉丝对偶像的“宠溺”,实则是在偶像身上寄寓着对“美好”的幻象。理想总是美好的,有一个“完美”的对象作为生活的鼓励,成为了大多数人甘愿一饮而尽的“心灵鸡汤”。”
style=”width:60%;margin:1rem auto”>

{“type”:1,”value”:”为了维护这份美好,一位“偶像”的粉丝团,可以四处扎人、肆意谩骂,用上许多让人瞠目结舌的词汇。岂非与“粉丝”们“圈地自萌”、自我鼓励的初衷背道而驰?让人想起《乌合之众》里的话:

群体感情的狂暴,尤其是在异质性群体中间,又会因责任感的彻底消失而强化。

意识到肯定不会受到惩罚——而且人数越多,这一点就越是肯定——以及因为人多势众而一时产生的力量感,会使群体表现出一些孤立的个人不可能有的情绪和行动。

在群体中间,傻瓜,低能儿和心怀妒忌的人,摆脱了自己卑微无能的感觉,会感觉到一种残忍,短暂但又巨大的力量。

尽管勒庞的话并不尽公允,但他指出了“饭圈”党同伐异的“底气”所在。这种“群体的情绪和行动”在真正的生活品质面前,成为了最坚韧的“窗户纸”。

马鸣菩萨《大庄严论经卷四》中记载了一则有趣的故事:

在印度,佛教僧团的比丘与婆罗门教的修行人常常相遇,一次,一位年轻的比丘见到一位裸形婆罗门,奉行裸露身体、修苦行的教义,不禁笑了起来,讥讽他“不知惭愧”。

恰巧那位裸形婆罗门听闻过一些佛法的道理,便反唇相讥:“法师,您可别以出家的身份自视甚高,来轻慢欺人。要知道,从你们佛教的教理来说,您就算有这一身出家人的形貌,也不意味这您就可以断烦恼。如果您不能断除烦恼,沦落在这生死苦海里,沉浮漂泊,说不定未来生中也会成为我们裸形的修行人呢,有什么好笑的?”

那位婆罗门接着又说:“您呀,还笑话我不知惭愧?啥叫惭愧?不落入种种的恶见,不落入种种的恶念,才算真正生起惭愧之心。你绝对还没有证得圣果,在这生死大苦之中,如同兜罗树的花儿一般,随着业力的狂风飘来飘去,还是笑笑您自己吧!哪还有功夫来笑话别人!要不您就掂量掂量,您来生能投生到哪一道中?就算现在您看起来还像模像样,只不过是烦恼的火种被暂时掩盖起来,无明的种子在您的心中根深蒂固,您就自身难保咯!还来笑话我不知惭愧?”

图片 8

当时这位年轻比丘的同伴们听了,都惊讶于这位裸形外道竟然如此了解佛法,默而不语。

有一位长老比丘,居然“胳膊肘向外拐”,对这位裸形外道的话大加赞赏:“能断除烦恼之人则为真惭愧者。如果说不降伏烦恼也能称作比丘的话,那随便什么人,只要把头发剃光岂不都是比丘了?就算是嬉笑逗乐的人剃除头发,也并不能成为比丘。要知道,只有真正证悟四圣谛的人才是真正的沙门。正如经中所言,‘不见四谛,邪正不定;邪正不定,所见错谬’。所以随佛出家,要勤修四圣谛,只有真正见道才能永离邪道。”

比起追星,提升人的品质“真是累”,需要时时惭愧自省,但凡有稍微的自恃而骄,还会被“内外夹击”!但这不正是追求真正的“美好”品质,所值得的坚守吗?

本文为腾讯佛学独家原创稿件,转载请务必联系授权。

图片 9

关注腾讯佛学 长享智慧清流

相关文章

No Comments, Be The First!
近期评论
    文章归档
    功能
    网站地图xml地图